张伯海:新中国期刊五十年



 

  

  1949年新中国建立后,期刊出版事业进入复苏与变革期。为适应新中国经济、文化、科技、教育等事业建设的需要,期刊出版的品种不断增多,发行量逐步扩大。期刊工作者在继承老革命根据地期刊及国统区进步期刊优秀传统的基础上,进一步探索期刊作为社会主义出版物的新内涵和新姿态。舆论喉舌作用的强化与有计划发展,成为新中国建立后期刊出版变革的突出表现。

  建国后至1956年,在接受旧社会沿袭下来的期刊业并对之进行必要疏导整顿的同时,不断组织创办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新刊物。期刊品种从1949年的257种增长到1956年的484种(其中科技期刊由1949年约80种增长到近200种),总印数从约2000万册增长到约3500万册,表明新中国期刊事业渐呈起色。1956年,思想、文化领域里“双百方针”的提出,使期刊出版也如临春风,一度风发活跃。在此后至1965年这一复杂的历程中,虽难以避免“左”的错误影响,但五六十年代之交中国刊坛确曾结出过累累硕果,它们为20世纪中叶中国期刊史留下了光彩记录。1966年至1976年,在文化大革命的严寒下,绝大多数刊物被当作“毒草”剪除了。1969年全国(不含我国台湾及港、澳地区)只剩下20种刊物,成为近百年来中国期刊发展史上最凋零的年代。“文革”过后,中国刊坛才重焕生机。

  回顾历史,曾在五六十年代中国刊坛留下自己业绩、风采与身影的,有不下数百种刊物(1965年出版的期刊已达790种,其中科技期刊有400多种)。影响较大的,如时政期刊《学习》、《红旗》、《新华月报》、《新建设》等;时政画报《人民画报》、《解放军画报》、《民族画报》等;群众性期刊《中国青年》、《中国妇女》、《中国工人》等;学术理论期刊《哲学研究》、《历史研究》、《经济研究》、《政法研究》(后更名《法学研究》)、《文学研究》(后更名《文学评论》)、《文学遗产》、《中国语文》、《考古》、《文物》、《北京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文史哲》等;文学期刊《人民文学》、《文艺报》、《解放军文艺》、《诗刊》、《剧本》、《收获》、《萌芽》、《民间文学》、《文艺学习》等;少儿期刊《儿童时代》、《小朋友》、《儿童文学》、《少年文艺》、《我们爱科学》等;文化综合类期刊《大众电影》、《新体育》、《美术》、《中国摄影》、《戏剧报》、《歌曲》、《漫画》、《大众摄影》、《旅行家》等;科技期刊《中国科学》、《中华医学杂志》、《中国水利》、《中国地质》、《金属学报》等;科普期刊《无线电》、《大众医学》、《航空知识》、《天文爱好者》、《知识就是力量》、《科学画报》等。还必须提到的是,一些创刊于本世纪前半叶的知名刊物,如《科学》(1915年创刊)、《世界知识》(1934年创刊)、《中学生》(1930年创刊)、《考古学报》(1936年创刊)等,在新中国成立后继续出版,焕发出新的生命力。以上为代表的众多刊物,从各自角度承担了为新中国建立后意气风发的中国人民武装思想、探索创造新世界之路、发展经济与科技教育、增强凝聚力、培养高尚道德情操以及滋润精神生活的作用。这些刊物在思想上尽管无法避免“左”的历史烙印,但其中不少佳品堪称一个时代的精神花朵。更应指出的是,这一代期刊人的努力,为我国期刊事业日后逢临历史机遇需要奋起疾飞时,准备了在思想、经验、队伍、读者以及运作等方方面面所需的必要条件。

  

  1977年,尤其1978年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国期刊事业继承优秀历史传统,在党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方针指导下和改革开放大环境中顺势而起,呈现出前所未见的繁荣。

  80年代,特别70年代末及80年代前半叶,是中国期刊发展最迅猛的时期。1978年期刊品种为930种,1985年已近5000种,1989年超过6000种。期刊发行量由1978年的年总发行约7亿册突进到1988年25亿册。这表现出“文革”严寒结束后,广大群众对精神食粮如饥似渴的需求,期刊出版因之逢临一锄头下去就能冒油的难得历史机遇。期刊工作者由于挣脱“左”的思想藩篱,在办刊思想上豁然开朗,期刊质量也因之逐渐提高。大家对于如何把握期刊个性、办出特色,如何满足读者求知、求乐、求美的需要,以贴近现实、创意新颖的文章、画面吸引读者等方面,进行积极探求,积累了越来越多的经验。期刊上刊登的令读者关注和喜爱的有深度、开阔视野的好文章、好画面显著增多,在期刊开本、装帧设计等方面摆脱了多年一贯的旧模式,拓新意识增长,创作手法活跃,期刊市场面目日新。更值得重视的是,一部分刊物由于不仅善于把握历史机遇,而且肯于在办刊追求上着力施展,因之逐步形成被广大读者认可的响亮品牌,占据了难以摧倒的市场优势。期刊在80年代的这些进步,使进入改革开放历史新阶段的广大群众因之获得更多的信息渠道、更多的新鲜知识和更多的精神食粮,为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经济建设、文化建设起到强劲的舆论支持、信息沟通和精神凝聚作用。80年代期刊发展及其能量的释放,成为中国社会改革开放后一道显眼的人文景观。

  90年代,中国期刊迅猛发展的势头逐渐消去,转入稳步发展阶段。期刊品种仍有增长,1998年期刊种数达到8000种,与1989年相比,增长33%。但期刊发行数量呈板滞状态,自1988年达到期刊年总发行量25亿册后,近10年来始终在此基线上下游弋,1998年仍为25亿册,与10年前持平。由于品种基数加大,因此从期刊平均发行量观察,实际由80年代中期每种刊物平均年发行54万册,减少为90年代末期每种刊物平均年发行30万册。这一变化表明期刊市场上一口吃个胖子的机遇已经过去,如何维持与争取市场占有份额、避免市场受挫则成为迫在眉睫的严峻任务;市场竞争,成为期刊工作者最关注的事。回顾20世纪末的10年间,绝大多数期刊工作者都难以避免这种对市场警觉、为市场焦虑的紧迫心情。

  期刊市场变化的根本原因,在于读者已经成熟。广大期刊读者逐步走出只有饥渴而无选择的初期阅读阶段,见识广了,对期刊价值便要进行判断和选择。读者在文化吸纳上领悟贯通,拒绝期刊里的糙品、劣品、赝品;角色由被动转为主动,令期刊制作者不敢稍有懈怠。这一切形成对期刊发展十分有利的良性需求环境。

  为在市场上站稳脚跟,便必须不懈地追求读者要求的精品,以精品在竞争中取胜,这是各种期刊越来越悟出的共识。精品不仅表现于内容精彩、包装豪华的高级刊物,也表现在虽通俗却言近指远、虽朴素欲雍容大气的大众型刊物上。近10年来,不同类型刊物都竭力在各自分工和定位上追求自身完美,大家在立意、深度、格调、文采、意境、特色等方面力臻完善,对画面语言运用得更为丰富,在印刷和装帧上趋于讲究。市场上因之精品叠出,琳琅满目,这成为20世纪末中国期刊走向成熟的显著标志。

  读者良性需求与期刊精品生产相辅相成的发展,是90年代中国期刊在质量竞争、经营竞争中所形成的良好态势,这一态势与中央所确定的出版工作要从规模数量为主要特征向优质高效为主要特征的转移的方向是一致的。如能继续推动这一态势的发展,以不断抓紧精品生产开拓读者良性需求的空间,以不断膨胀的读者良性需求为中国期刊发展提供丰富广阔的客观条件。21世纪的中国期刊必将借此走向大有希望的明天。

  中国期刊在八九十年代的长足发展,为中国期刊历史谱写了光辉新篇章。

  中国期刊的品种从没有如八九十年代这样丰富过。目前,中国期刊的种类已遍及各种学科、职业及社会活动领域,其专业分工之细及社会覆盖面之广超过了其他各种传媒。

  中国期刊的发行量在八九十年代创下了历史新记录。这一时期年总发行量最高达25亿册,人均占有2册,虽不算高水准,但建国初期人均占有期刊数不足0.1册,五六十年代最高时为0.7册(1960年),“文革”期间近于零。在人口大国实现期刊人均占有量的每一份突破,都应看做是令人赞叹的成果。八九十年代大发行量的期刊陆续有所增加,据1999年年初统计超100万册发行量的已达25种,最高期发量至400万册。一支上百万期刊队伍出现于中国刊坛的壮观景象,已为国内外人士所瞩目。

  中国期刊的编辑质量在八九十年代提高最为明显。以众多“精品”为标志的优秀期刊,在期刊手法的运作上纵横驰骋,对期刊媒体内在规律的把握日臻熟练。期刊是可比的传媒,倘到今日中国期刊市场上观察,会发觉中国期刊日益精进的制作不逊于世界各国的期刊水平。

  中国期刊生产制作的技术条件,在八九十年代也发生了根本变化。旧的手工操作正由电脑操作代替,胶印已取代铅印。光盘期刊与网络期刊相继兴起,仅出版的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即收入期刊达3500余种,网上期刊发展也势如雨后春笋。

  中国期刊作为出版产业,其实力在八九十年代有了明显增长。尽管尚有约近半数的刊物在经济上有待国家支持,但越来越多的活跃在市场上的期刊不断丰满自己的经济羽翼。这些刊物正在培育、运作大市场,从单刊经营到群刊经营并向期刊出版集团化迈进。期刊广告经营收益逐步上升,1998年中国期刊广告经营总额超过7亿元人民币。期刊在传媒广告市场上所占份额虽然还远不及电视与报纸,但广告经营在期刊产业积累中所能起到的重大作用,已被大多数期刊工作者高度重视。

  中国期刊在八九十年代还培养了一批知识通达、视野开阔、经验丰富、匠心独运的办刊人才。这些人才在八九十年代日益活跃的市场经济中学会游泳。他们经受了市场竞争的磨砺,不断增长新本领,竞争意识、高科技意识及产业意识的增强,成为期刊出版界一代新人的重要标志。中国期刊人才队伍正经历着由传统的编辑型向融编辑、经营于一体的鸿图大略的期刊产业型转变的过程。

  中国期刊在八九十年代的长足发展,不仅表现于社会科学类期刊,同样表现于自然科学、技术类期刊。1998年我国科技期刊已发展到4000余种,这些刊物在记载、传播和积累科技信息,承担将科学技术知识转化为生产力的中介作用,促进科技兴国和培养人才等方面,都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

  回顾八九十年代中国期刊发展的这些历程时,我们眼前不能不映出一大批展现时代风采的优秀刊物。对8000家刊物中的佼佼者我们难以一一列举,从历届表彰、奖励过的“全国优秀社科期刊”、“全国优秀科技期刊”、“全国百种重点社科期刊”等名单中可以看到部分优秀刊物的名字。近20年来在期刊舞台上风云龙虎的并不止于这些,八九十年代中国期刊事业的晴空中璀璨的星星是摘不尽的。正是它们,迎接了历史机遇,推动了时代波涛,以敢于改革、敢于开拓的风姿,把中国期刊事业推向百年历史的巅峰。



信息来源:中国出版网